局长要我出差带上她的千金被我干了

发布日期:2014-11-14

只听见两人交合处发出「唧唧唧」的淫汁声响,我像拉风箱一样上下挺动屁股,快速奸淫着她。我忽地抱住她的大腿压向酥胸,想来个更深入的姿势。这时,我看见她那闪着晶光的淫水正缓缓涌出插着阳具的粉嫩阴户,滑过臀沟滴落在床上……
  我接着把阳具深深插入她的穴里,一抽一送时比起先前的摩擦感还要刺激。

  而这种压着金元宝的姿势也让她觉得那根炽热的炮管正毫不留情地往她阴道深处

  猛烈攻击,好像每一下都深深地戳进了子宫。

  「哦呵……哦呵…………太深了……我会死掉的……哦唔…………饶了
……

  听见她那种娇声求饶的浪语,我更是发了疯地玩起狂蜂戏蕊的淫招。

  「呼…………爽吧……说呀……说呀……

  「嗯………………好爽……」她现在已经被干得欲仙欲死,她只能像个
金元宝似的任我尽意冲刺,淫水还外泄不止。

  我卖力的抽插着,只听到「噗滋、噗滋」、「唧咕、唧咕」的插穴声在狭小的空间不断地回响,像在鼓掌回应着我卖力的抽插。「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并交杂着小芸的浪叫声,形成了诱人悦耳的性交乐章。而我是伟大的指挥,利用着胯下的指挥棒,操控全局!

  她胸膛开始剧烈地上下起伏喘息着。我逐渐加快冲刺的速度,一次又一次地顶碰她的核点。撞击的力道传递到她的上身,泛红的双乳也随着韵律,来回弹跳着。我低下头去,张大了口,尝试捕捉她弹跳不已的乳峰。一次,两次,终於攫住了她怒涨的桃红。

  瞬时间,她再也克制不住,双腿圈住我的腰部,大声的呼喊请求着更多的欢愉。「噢!噢!噢!干我!噢!干我!用力的干我!

  「嗯…………………………!」小敏无意识地疯叫着,我则猛戳动下身,并欣赏着她那陶醉的表情,感到更加兴奋、更加满足,棒子充血至极点了。

  我加快冲刺的速度,心知撑不了多久。有心要缓上一缓,小敏的乞求和呻吟却让我慢不下来。我一次又一次地刺入她的深处。她的双腿紧紧的夹着我的腰,抬高了臀部迎合着我的撞击。以近乎垂直的角度,对她的娇躯一波波地蹂躏着。

  我这时已经血管燃滚,龟头开此颤抖不停,戳插的速度加快,屁股的劲道更为加力。小敏也伸手抱着我,我前后的来回抽动,她则扭转着屁股配合着我戳干
的节奏。

  我冲刺的速度提升到极点,我的肉棒被刺激得成了一只发了疯的狂老一般,开始激烈地戳干小敏那又滑又有伸缩性的润阴道。汗珠从我额上流下,汇聚在我
的下巴,一滴滴地溅散在她布满晶莹汗滴的胸脯。小敏陷入半狂乱的状态,她的头激烈地左右摇晃,双手用力搥打着床面。「噢!噢!」我知道我已经到达我的极限了,在下面任何一秒钟我都会彻底地失控。我使出疲惫肌肉里仅存的一点力量,一面粗暴地亲吻她的乳房,一面重重地对她施以最后数击。

  「啊啊啊…………………………!」每一次都使小敏都发出痛苦和快乐混在一起的哀怨啜泣声。小敏也以夹紧屁股的肌肉,挺起淫穴作为回应。她早已迷失了,因为身体涌出来的快感让她没有时间考虑自己的回应,她只能本能的回应着我的抽插。

  突然间,小敏尖叫一声后,她停止动作,寂然无声,全身随即僵硬,身体粉碎般的强烈高潮袭击着她的大脑,全身都不断的颤抖,身体在无意识地猛烈地哆嗦着。在她体内深处,一圈肌肉套紧了我,剧烈地痉挛着。

  「哦………………好酥…………要泄了……要泄了…………

  这时她的阴道急速收缩,我那根阳具好像也被紧紧挟住不能抽动,只感到被高温的柔软物团团包围,接着就有股黏液喷向龟头,阴道肌肉一紧一松,裹着我
的阴茎在抽搐,一下子,阴茎像被温柔地按摩、龟头像被猛力吸啜,令尿道变成真空,引曳着我体内蠢蠢欲动的精液,牵扯出外。凭谁也难抵受着这样的刺激,我顿时丹田发热、小腹内压、龟头酥麻,身体不由自主地跟她一样发出颤抖,盘骨力抵她阴户,龟头和子宫颈紧贴,马眼在子宫口大张,随着突然而来的一个快乐大哆嗦,阳具在温暖的阴道里跟随脉搏跳动,一道浓热的精液顷刻就如万马奔腾般倾巢而出,从尿道里直射向她阴道深处。
  我的屁股一挺一挺的,我射——深深地将一注注白浊的液体射入她持续地痉挛的体内。任那喷出热浆的阴茎,在她体内把一股又一股的精液尽情地输送。无比的快意将大脑充塞得爆满,对外界所有一切全没反应,全身神经收到一个信号:就是高潮时那种休克般的窒息感觉。而她被我挤压得动弹不得,自己也正达到高潮,张着嘴角吐出仅余的气息
「噫……」可以听见她微弱的声音,那是子宫被我热热的精液喷射时的感动声。
  她的小穴深处也一吸一吸的,要把我的精液吸干似的。
  我们都无力起身,只是互拥着汗流满身的对方,我趴在她的身上,和她一起
喘着气。她轻抚着我的头发,时而用力抱紧我,用手轻拍着我的背,像个母亲在抚慰着小婴儿一样。
  过了许久,她轻轻地推开了我,从摆在一旁的皮包中拿出了面纸,擦拭着她
身体里的我的精液,又温柔地帮我擦去我阴茎上残留的精液和血迹。她移动身子,露出了原本被她的臀部遮住,床上的一摊暗红色血渍;那是她的处女之血。小敏不发一言地擦拭着上面的血,而后,我们又躺了下来。我抚摸着她的长发说:「我真的想不到你是第一次。」小敏用手指着我的鼻子说:「少来,我知道你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对不对。」我点点头,这并不是秘密,在她之前我有过很多的女人。
  她将头仰起,湿润的嘴唇封住了我的嘴,不等我有所反应,又很快的移开双唇。我抬头看着她的脸,突然我看见了她眼中那若隐若现的泪水。她猛的抱着我,吻我,紧紧的抱我。我手无举措,看着她的眼神。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有那么大的勇气,把她搂在我的怀里,发狂的吻她,吻她的脖子,眼睛和秀发……

  她开始轻声地啜泣。我默名的感到一阵心疼。我真的错了吗?

QQ:2069762577
时间:9:00-21:30